附VA访问严歌苓视频|《芳华》来了,反思集体主义教育与个人主义教育

作者:VA艺术留学2017/12/18点击:992次

艺术留学作品集培训

冯小刚导演的电影《芳华》,几经波折这两天终于上映,这是一部讲述60后青葱岁月的怀旧电影。在一个充满理想和激情的部队文工团,一群正值芳华的青春少年所经历的成长以及与历史连接的个人命运。

艺术留学作品集培训

乐于助人但已情感萌发的刘峰、敏感脆弱又坚强执拗的何小萍、外表娇媚实则心机颇多的林丁丁、满怀正义感和同情心的萧穗子是其中的主角。

《芳华》的导演冯小刚与编剧严歌苓,两人都是在部队文工团度过的青春时光,电影斥资3000万真实建造了文工团大楼,随处可见领袖头像、大标语、旗帜和墙画,以及一次又一次出现的文工团大门,就像凝固在时间隧道里的标识牌,让人仿佛置身40多年前那个集体主义时代的氛围中。

艺术留学作品集培训

文工团仿佛一座象牙塔,文工团解散那个场景则像极了如今高中毕业、大学毕业的青春散场,是一场集体主义生活与教育的缩影。

集体主义式的教育

往往不可避免地压抑“个性”的释放。

步调一致和整齐划一的背后,往往代表着群体压抑和集体无意识。正因如此,电影中才有了集体性排斥何小萍,当发现何小萍穿了胸部垫厚的衬衫后,小芭蕾甚至要当众撕扯她的衣服;才有了刘峰当了多年的“活雷锋”,却因为一次青春萌动的拥抱而不得不离开文工团,几乎没有人念起他曾经为别人所无私奉献的一切。

艺术留学作品集培训

其次是集体主义下的禁欲主义与青春荷尔蒙的矛盾。身处这样一个时代这样一个群体,很多青春期该有的心思只能压着放着。例如萧穗子不敢亲口向喜欢的人表达爱意;没有邓丽君的“靡靡之音”,刘峰可能还会继续当着大家习以为常的“活雷锋”。

随着时代更迭,

原先在集体主义式教育造就的“常识个人”,

被迫释放了出来,

却迎来了长期“个体”茫然的痛苦。

一群青年因为理想信念的号召来到文工团,却无法预料自己今后的命运。时代变幻的大潮涌来,大多数人被动陷入对未来的迷茫和无助。于是就有了分队长抱着文工团政委哭喊“为什么要解散?”

艺术留学作品集培训

在集体命运之下,

个体命运的世代传递格外显眼。

父亲是等不到平反的“反动派”,何小萍从文工团辗转到野战医院,仍无力面对突如其来的荣誉,成为精神病人。作为小县城木匠的儿子,刘峰顶着战斗英雄的称号,只能贩卖盗版书,忍受联防队员的欺压与讹诈。而生在大城市的林丁丁可以出国,高干子弟的郝淑雯后来找了另一个高干子弟,忙于在海南拿地......

《芳华》代表着,导演冯小刚、编剧严歌苓在芳华散尽后的,从经济繁华的喧嚣重返宁静时的反思。他们走心的制作让我们看到了60后所经历的集体生活记忆。

艺术留学作品集培训

VA国际艺术教育

是两种教育理念之间的桥梁

艺术创作往往需要释放艺术家的“天赋个性”,以有章可循的技法,加上天马行空的才华,让“个体”生命的创造力得意发挥。而国内的艺术教育,依旧延续了电影《芳华》的历史年代的苏式教育模式,过渡追求集体主义式的规训与服从式的审美,苛求技法上的精湛,而往往无形中压抑了个人内心的声音。这一套教育评价体系有其特殊的历史源头,也是最符合国情的标准。

艺术留学作品集培训

然而,在这一套艺术教育体系中感受到“心灵”迷惘甚至压抑的艺术家,往往非常适合崇尚个人主义的教育体系,根据VA艺术留学对VA国际艺术教育的学员采访,很多学员反映,在VA的学习过程中感受到自己内心真正追求的是什么,什么才是自己真正喜爱的艺术专业,并且“忠于”自己大胆地创作自己的作品集。这些学生也最终获取了自己dream school的offer。在VA国际艺术教育,学员很好地学习适应了西式个人主义式教育体系的思考方式和学习方法。这也是为什么说,VA国际艺术教育是中西两种教育理念的桥梁,在集体主义式教育评价体系中不优秀,并不意味着在另一套教育体系中就不优秀,通过我们多年艺术留学作品集培训的体会,我们发现往往这些具有高度个性化的学生,他们更受西方院校的青睐。

艺术留学作品集培训

文章标签:艺术留学作品集培训,作品集培训,VA国际艺术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