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艺术创想师|汽车设计导师张天野与新甲壳虫之父J Mays的师生缘

作者:VA艺术留学2017/12/11点击:331次

只有真正关心人的感受时做出来的设计,才真正符合RCA所坚持的人文关怀。

—— 张天野

汽车设计作品集培训

皇家艺术学院:张天野与J Mays的师生缘

艺术留学导师

J Mays前福特全球副总裁

他曾服务于多家着名车企,他是“大众新甲壳虫之父”,也是奥迪TT经典设计的奠定者。阿斯顿马丁DB9 、路虎发现3、福特GT, 福特Start概念车等众多车型都在他的手下诞生。

汽车设计作品集培训

图为J Mays

你所看到的《赛车总动员》里的可爱汽车们也是邀请了J Mays出山操刀设计。

汽车设计作品集培训

图为J Mays设计的赛车总动员形象

退休那一年,J Mays 终于能实现他年轻时的心愿,举家搬迁至伦敦养老。于是,J Mays 答应了来自皇家艺术学院(Royal College of Art,简称RCA)的邀请,任教于汽车设计专业。

皇家艺术学院RCA

汽车设计作品集培训

它是世界最着名的艺术学府之一,

博物馆与画廊包围着它,

女王马车时常从它的门前经过。

行走在街道上,满街是明信片般的风景,维多利亚时期的建筑雄伟壮丽,随处可见的电线杆见证着大英帝国百年历史兴衰。这里是最富有皇家气象的西伦敦文化区——肯辛顿与切尔西,房价每平米10万英镑以上,国内300万以上级别的豪华汽车络绎不绝。地产大鳄王健林曾豪掷8亿在此购置别墅,全世界的名流商贾流连于此,全世界最奢华的场面日复一日在这里上演。

艺术留学导师

3年前,张天野在RCA学习汽车设计,

伦敦深厚的历史积淀在他心中埋下一颗种子。

英国人对古董的态度震撼着他,满街未来感十足的跑车不足为奇,而驾驶着精心保养的老爷车,住着维多利亚时期的老房子,穿着手工制作的皮鞋踩在嘎吱作响的地板上,这才能体现一位纯正英国绅士富有涵养的高级品味。对于英伦文化的着迷也让他开始收藏古董,那些曾在设计史课本上出现的珍贵物品,如今触手可及,时刻给他带来兴奋与灵感。

汽车设计作品集培训

30年前

一位来自美国的年轻人也同样爱上了伦敦

他就是J Mays

当时还是青年奥迪高级汽车设计师的他在心中许下愿望,等到退休那一年,一定要住在伦敦。

于是,两个原本天各一方没有交集的人,因为“伦敦情节”而有了交集,他们在RCA相遇,因为这种说不清的“情节”有了一段珍贵的师生情缘。

“In London you can feel the history come alive.”

J Mays对张天野说。

艺术留学导师

(图为张天野近照)

新甲壳虫:面向未来的复古设计

张天野最为欣赏的汽车设计师是他的老师J Mays 。说起老师的设计,张天野提高了音调,有了更高的兴致,“他的设计追求简洁,运用圆滑的线条,表达诚实的设计,提倡可靠的设计。”这些理念都恰好是张天野心中对于汽车设计的所思所想。

Simple , Honest , Reliable 是J 设计生涯中所追求的。

因为这种来自思想的共鸣,让J Mays 十分乐意给张天野讲述他过去设计大众新甲壳虫时的难忘经历,一切看似简单的理念概括,实际上来自几十年的商业一线工作者的经验总结。

汽车设计作品集培训

Simple and Reliable 的设计理念来自哪里?

在J Mays的青春期,老甲壳虫汽车走进了千家万户,与美国的嬉皮士精神一起,在美国婴儿潮一代的青年心中化成浪漫符号。不同于美国人对“老甲壳虫”的浪漫印象,欧洲人却几乎是“谈虎色变”的(二战时期,老甲壳虫是希特勒以“人民汽车”为口号,打造的实为服务军事用途的汽车,同时甲壳虫的设计者费迪南德·保时捷博士同时也参与了虎式坦克的设计)。

虽然采用了Simple and Reliable的设计理念,

一切从简并且质量优秀。

汽车设计作品集培训

(图为二战时期希特勒视察老甲壳虫)

但战后经济复苏时期,欧洲人对老甲壳虫汽车仍存纳粹时期的心理阴影,70年代西欧生活水平提高之后,老甲壳虫汽车逐渐不再受到欢迎。此时,大洋彼岸的美国就是另一番境地。

战后美国婴儿潮倡导享乐主义,60年代车厂热衷于制造大轿车,70年代遭遇石油危机时立刻就显得格格不入,这便给了这款不起眼的欧洲小车大获成功的机会。而且美国本土二战中并未受到纳粹德国的侵略,人们可以忽视它的历史来源,不必背上沉重的历史包袱。

于是,老甲壳虫便从它的欧洲老家迁徙到了北美。它的廉价与可靠深受年轻人的喜爱,在披头士的音乐中,成为最In街头潮物。此时的旧甲壳虫深深地印在了J Mays的青春岁月里。

汽车设计作品集培训

80年代,由于越来越严格的排放和碰撞法规,老甲壳虫再次退出了人们的视野,但它却是一代人的青春回忆,J Mays 想把它找回来。

直到1991年,在加州北美大众设计中心,J召集公司上下各部门,工程、销售、市场调研人员聚在一起,他拿出一张图纸,上面画着很多集合图形,让大家凭直觉选择一个最简单的,大家不约而同地选择了圆形 。

于是,新甲壳虫的设计跃然纸上,由三个圆形勾勒出整车外观。这是根据Simple原则指导完成的最具代表性的案例。新甲壳虫一经亮相,果然引起了全社会的关注讨论,人们沉浸在这个惊艳复古造型所勾连起的青春回忆。

张天野说:“新甲壳虫是一辆完全符合时代潮流的设计,虽然名义上是复古,但他确实是一辆非常现代的汽车,J Mays把外表上的复古演绎成了理念上的复古。”

汽车设计作品集培训

(图为皇艺汽车设计师张天野为皇家汽车协会所做设计作品)

复古情怀:为后无人驾驶时代做准备

皇家艺术学院汽车设计专业,秉持着欧洲知识分子一贯的“政治正确”立场,保持着追求前卫,为大众设计的理念。自从Alpha go战胜李世石之后,媒体热议有着50余年科研基础的人工智能时代即将正式到来,皇家艺术学院汽车设计专业的年轻汽车设计师们正兴奋地埋头于无人驾驶汽车的设计,为未来无人驾驶的来临做一切脑洞大开的前卫设计。也有人去做人文关怀的设计,譬如,张天野来自瑞典的同学在为非洲缺水地区设计运水车,也颇受皇艺专家的赞赏。

唯独张天野要做的事情与这所学校的理念看似格格不入,这就和来自美国文化崇尚实证主义的J Mays在皇艺遭遇了同样的尴尬。张天野要做“后无人驾驶时代的设计”。当大家都沉迷在自动驾驶汽车的设计中时,张天野仍然坚持做手动驾驶的汽车设计,他在思考的问题是:

当无人驾驶时代来临,真正的驾驶乐趣是什么?

张天野不愿为了政治正确,而忽略自己内心的感受。他说,我们这些汽车设计师原本都是’petrol -heads’(铁杆车迷),本来因为喜欢开车才来学汽车设计,但是我们现在却要违背内心去做自动驾驶。很多设计师为了蹭热度而放弃自己的内心,流行无人驾驶时做无人驾驶设计,流行3D打印时都做3D打印,流行参数化设计时又都做参数化,某种程度上“盲从”是一种“伪善”,我要做的设计是“真我”,我考虑无人驾驶,但我也兼顾驾驶乐趣。

汽车设计作品集培训

(图为英国绅士们的老爷车活动)

他为皇家汽车协会设计2025年由老爷车风格演变而来的概念车,从伦敦到布莱顿,老爷车收藏发烧友的年度盛会,一位位标准高净值英伦绅士们,收藏着精品古董车。这些百岁高龄的古董车无时无刻需要仔细地呵护,并且消耗着高昂的维修保养费,似乎这是对一位合格绅士的某种检验。欧洲人对古董车的喜爱,也进一步让张天野考虑,什么才是真正的驾驶乐趣?

只有真正关心人的感受时做出来的设计,

才真正符合RCA所坚持的人文关怀。

汽车设计作品集培训

(图为皇艺汽车设计师张天野设计手稿)

当张天野用这样的理念做设计时,他的欧洲老师们反响平平,却引起了J Mays这位美国人的兴趣。

J Mays对张天野提出的问题很感兴趣,他说,蒸汽机时代,人们习惯用大轮子来表达力量和速度,因为那时的蒸汽火车上轮子越大动力越大。30年代,空气动力学成熟,人们用子弹头火车的流线型设计来表现速度和动力。

如今当电动车结合无人驾驶技术成熟时,所有的车都跑得很快,速度不再成为稀缺追求,那么,汽车驾驶对于人们而言,除了运输功能,还有其他驾驶乐趣吗?

汽车设计作品集培训

(图为张天野为易道共享电动车所做的内饰设计)

张天野思考,如何理解开老爷车的驾驶乐趣?开老爷车对技术要求很高,繁琐的操作流程就是驾驶乐趣,老爷车的历史感又是一种驾驶乐趣,挑战性是一种乐趣,交互感也是一种乐趣......

自动驾驶之后,是否会分离出一种纯粹人文驾驶感的汽车品类?

站在新时代的路口,张天野与J Mays 陷入了沉思,他们都是面向未来的怀旧汽车设计师。

汽车设计作品集培训

(图为张天野在瑞士玩滑翔伞)

张天野

教育背景

2014-2017  皇家艺术学院车辆设计艺术硕士学位

2013-2015  考文垂大学工业产品设计理科硕士学位

2009-2013  山东建筑大学工业设计工科学士学位

参与项目

英国皇家汽车协会2025伦敦-布莱顿挑战赛

易道城市共享电动汽车项目内饰设计

伦敦交通博物馆下一代观光巴士

捷豹汽车 性能的艺术-紧凑型运动概念车

Ricardo工程 Pangea挖掘机2014年红点概念奖

 汽车设计作品集培训

文章标签:留学艺术院校,艺术留学导师,汽车设计作品集培训